千万鸟

[all英]花魁亚瑟的客人们

ooc有[很严重——]
打手娜塔莎x花魁亚瑟
没有车没有车——
文笔很差
文风很逗比
设定会码的——
脑洞来源于语c群被我哄骗去当花魁的亚瑟[一个医生设定的亚瑟——]
注意避雷
不喜勿喷呀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打手白鹅x花魁亚瑟
  “今天,是花魁的第二次拍卖,昨天哪位先生并没有拿走花魁的初夜,所以台下的先生小姐们可以放心的参与拍卖”本田菊站在台上,是多么的温文尔雅,但在亚瑟心里可不是那么想的,这本田兄妹俩简直就是见钱眼开啊,早知道这样,我还不如不说我听了那个混蛋和尚念了一晚上的经,那个混蛋和尚把我绑在床上,还不让睡觉,简直就是混蛋!
  本田樱担忧的看了眼台下,叹了口气,果然啊,昨天那么多人就是凑了个热闹,也是,比较花魁二次拍卖什么的,也不会有很多人啊。
   “起拍价五十万,每一次加价不得少于十万,好的,各位客人们,那么拍卖开始。”本田菊轻笑着落下了小锤
  “七十万。” 哪位熟悉的白俄罗斯小姐举起来拍照,亚瑟嘴角抽了抽,昨天参与拍卖的就有这位小姐的一份,原来她还没有放弃吗?
  “九十万。”这是一名琥珀眼睛,黑色柔顺的秀发盘成俩个包子,包子脸使得她看起来更加年小的女士呢。
  “二百万。”这时一位金发蓝眼却带着面具的男士突然开口。
  “三百万。”哪位白俄罗斯小姐继续加价。
  “八百万。”那位男士说了句,亚瑟听那个声音觉得十分耳熟,似乎曾经经常听见过。
  “一千五百万。”白俄罗斯小姐挑了挑眉头,继续加价道,这是她最后的底线,即使对着这位“花魁”再怎么感兴趣,这也是底线。
  亚瑟觉得这次可能真的要凉,他身为大英帝国的绅士,却硬生生的当了把牛郎。
  “一千五百万一次。”
  “一千五百万两次。”
  亚瑟已经心如死灰了,不过他好歹觉得这至少比被上好啊,毕竟他是上的
  “一千五百万三次,成交!”本田菊落下锤子
  本田菊锤子刚刚落下,哪位白俄罗斯小姐便冲上台来,一下子便把亚瑟抱了起来,这对于一个绅士来讲,是不能容忍的,亚瑟想下来却挣脱不开,亚瑟一脸不可置信
  白俄罗斯人,那可是来着北部的人,即使是女子也是一样的霸道,毕竟那里可是跟俄罗斯接壤,是和俄罗斯人拥有着同样血脉的东斯拉夫人
  “跟我走吧,柯克兰?”她弯下腰,付到亚瑟的耳边轻生说到,亚瑟觉得耳边的热气扑过来十分的痒,但哪位女子说的话更让他难受。
   为什么这里人人都知道柯克兰家族啊!我不要面子的吗!
  “走吧,我的英国男孩,有什么事情,我们可以在床上慢慢聊。”女子轻佻的说着,完全不在意女子应该拥有的矜持。
  她抱着亚瑟走进房间,把人摔在床上
  “等等,等等这位小姐,你知道我是谁,看你的发色和力量,是白俄罗斯人吧,白俄罗斯那里我也有所耳闻,想必你就是娜塔莉亚阿尔洛夫斯卡娅小姐吧,不如我们做个交易,柯克兰家族会满足你不过分的要求。”亚瑟开口,意味深长的说到。
   娜塔莉亚挑了挑眉,意味深长的看着他“看来你能拿出让我心动的东西?”
   “我知道,娜塔莉亚小姐,欧洲那边不太平,看起来你应该和我是差不多逃到这里的吧,不如你放了我,柯克兰家族自然会卖你一个好,只卖你。”亚瑟拿出了他的筹码
   “这筹码看起来不错。”
   “那就要看娜塔莉亚小姐是否心动了。”
   “心动?我对你心动了。”
   “看来这交易是不成了。”亚瑟黑了脸。
   亚瑟看着她说了句“我并不想对女士动手。”
   “试试看?你可不一定打得过我。”
   亚瑟看了看她的手臂,转身就跑,却被娜塔莉亚拽住胳膊,一个反手便被压在床上
   “我的英国男孩,你要知道,我现在可是一名职业打手,我可是东斯拉夫人,即使我是名女子,但制服你简直不在话下。”
   “好了,游戏结束,那么,接下来就是胜利者想用成果的时候了。”
   车?不存在的,自己脑补吧✔




——小剧场——
“怎么办,兄长大人,柯克兰先生的人气好像没有那么高了”本田樱担忧的说了句
“是的啊,他为什么已经没有那么值钱了啊”本田菊叹了口气
“兄长大人这样的话,柯克兰先生还能找到他的旦那”
“应该吧,毕竟四百万的花魁也不是那么差”
“柯克兰先生真是令人担忧”

亚瑟一脸迷茫的听着本田兄妹的对话
我可是学过医的啊,怎么就得让人养了,我也是有一门手艺啊

[all英]花魁亚瑟的客人们

ooc有[很严重——]
花魁亚瑟
和尚濠镜
打手娜塔莎
bg bl向都有 注意避雷
[可能还会有更多人设]
脑洞来源于语c群被我哄骗去当花魁的亚瑟——[猥琐一笑]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和尚濠镜x花魁亚瑟
“..本田小姐,一定要这个样子吗?”白皙而骨节分明的轻轻的推开了门,顺着双手,目光划过胸部,脖颈,到达那《美》《艳》的不可方物的脸,没错,就是[美][艳],亚瑟是名男子,脸本是明眸浓眉,颜如舜华。不过一经待女的双手,便换了个味道。毕竟是花魁,越[美][艳],才越能激起人们把他压在身下,欺负的他哭出来的欲望,这样才能拍出个好价钱。
“不错呢,柯克兰先生,您不愧是小女茶屋最美丽的花魁。”一名穿着印着樱花和服的清秀女子开口说到,谁能想到,如此清灵秀丽的女子是一位老鸨呢?
亚瑟叹了口气,在这个战乱纷飞的年代,他身为来自英国的绅士,本应是高高在上的人,却因为家族争斗,逃亡到日本,误入了吉原的第一花柳街,被本田家兄妹拐进了阴间茶屋当了把花魁,对于这个身为柯克兰家族的继承人来讲,简直就是耻辱,可那又能怎么办呢,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
   “走吧,柯克兰先生,小女店里的客人们可都等急了。”本田樱起身,轻笑了声,推开了亚瑟最后的遮羞布,把他送上了那个舞台。
   亚瑟站在那个高台上,明明台下的人都在扬着头看着他,他却无法生出一点骄傲的情感,他只觉得恶心,那些丑陋的人对他投来的[淫][秽]目光。
   “请安静下,各位客人,不要着急,接下来的花魁初夜拍卖就由在下来接管。”站在亚瑟身边的温润男子开口。
   “那么,起拍价五百万日元,每一次加价不得少于十万日元,现在,拍卖开始。”本田菊手上的锤落下。
   “六百万。”一名穿着和尚服却还留着长发,带着金框单片眼睛的男子开口,一下便加了一百万日元。
  “六百五十万日元。”这时,一名来自白俄罗斯的女子加价。
  本田菊的目光撇了过去,看了亚瑟一眼,弯起嘴角,保持着温润的笑容。
  亚瑟看着自己像一个物品被拍卖,身为绅士的骄傲让他难以承受,心下思索着逃跑。他一步步挪动着,却被哪位诡异的和尚给喊住“花魁‘小姐’拍卖还没有结束呢,你可不能跑掉哦。”
   本田樱用警告的眼神看了亚瑟一眼,叫了俩个打手盯着亚瑟,亚瑟心里恨死那个和尚了。
   “八百万日元。”哪位和尚再次开口。
   哪位白俄罗斯的小姐紧跟其后“一千万日元。”
  “一千一百万日元。”和尚继续喊到
  台下寂静了,毕竟一千万日元去嫖一个花魁,虽然好看,也不能那么败家啊。
  亚瑟着急的看了看四周,他宁愿去被女人嫖也不想被一个男人上,更何况那个和尚还揭发过他
  这时,白俄罗斯女子挑了挑眉毛说:“五千万日元。”
  那个和尚笑了笑直接喊到:“六千五百万。”
  本田菊意味深长的看了下那个和尚,开口:“六千五百万一次。”锤子重重落下
  “六千五百万俩次。”
  亚瑟着急了,六千五百万,这已经是无法继续加价的数了。
  “六千五百万三次。”
  “成交!”一锤定音
 

  芙蓉花房,亚瑟被绑在床上可一点都开心不起来,他恶狠狠的想着,那个混蛋敢对他做什么就直接让他断子绝孙!
  正在亚瑟想的最嗨的时候,那个和尚推门而入,神色不明的看着亚瑟。
  亚瑟瞪了回去,要是眼神可以杀人,现在这和尚怕是死了千百次了吧。
  “别这么看着贫僧,贫僧可是花了大价钱才把施主这一晚给买了下来,不对施主您的买主温柔点吗?柯克兰家族的继承人,亚瑟柯克兰先生。”和尚轻笑,可这笑声传到亚瑟耳朵里可就不是这回事了,亚瑟震惊的看着他,本田兄妹答应过亚瑟,不会暴露亚瑟的真实身份,能在这距离英国那么远的地方知道这些信息,绝对不会是普通人,更何况,这和尚败家的花出去那么多钱也不在乎。
  亚瑟警惕的看了他一眼“把绳子解开,你既然知道我是柯克兰家族的人,还如此,不怕我回去对你下手?”
   和尚继续挂着他标志的笑容,手上一点都不含糊的解开绳子“贫僧只是和尚罢了,买下施主只不过是想让施主听贫僧念经罢了。”
   亚瑟揉了揉被绳子绑红了的手腕,一脸不信的看着他“既然是念经就念啊。”
   和尚叹了口气,说到:“施主,贫僧叫王濠镜。”
   “怪不得那么多钱,王家人啊,你就是那个赌皇……?居然当了和尚,当了和尚还吃喝嫖赌?”
   “酒肉穿肠过,佛祖心中留,贫僧修的是心。”
   “不就是假和尚嘛,说的到是好听,呵。”亚瑟冷笑一声。
   “唉,施主还是好好听贫僧念经吧。”
   王濠镜闭上眼睛开始絮絮叨叨的念起经来,这时亚瑟思考着如何跑掉,毕竟这有人认得出他,就会有第二人。
   亚瑟看着王濠镜闭眼,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时,王濠镜突然起身把亚瑟横打抱起。
   “混蛋!!放我下来。”亚瑟在王濠镜怀里拼命挣扎却直接被他扔在床上。
   “混蛋!”
   “施主不好好听贫僧念经的话,贫僧只好做点别的了。”
   请施主自己脑补加长版豪华车吧[不可能有车的——]

咕咕咕...今天一定要画完..咕咕咕
联五女体死亡